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八章 凤舞的心
风月大陆 第八章 凤舞的心
叶天龙他们赶上大队时,等候多时的他们对凯旋归来的将士致以最高的敬意,连武安的人都对叶天龙崇敬有加。   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叶天龙,唐镌的眼中闪烁着明暗不定的神色,好似天边的云彩,迷幻而又诱人,让人不禁兴起要一探其究竟。   叶天龙大笑着用力一拍唐镌的肩头,说道:「我说过要保护你的,怎么样?现在你放心了吧!」   左岛近和索沖略微一皱眉头,而柳琴儿和玉珠却是在后面抿着小嘴偷笑,似乎是在看很有趣的事情一样。这使得朱德钧更是妒恨交加,自己明明比这个家伙长得英俊潇洒,又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居然无法打动美人心,莫非真是说男人越坏女人越爱吗?   唐镌似乎有些习惯了叶天龙这种作法,只是稍稍往后退了半步,也破天荒地含笑道:「叶将军果然名不虚传,以区区百人之数连续击溃数千之众,高阳州这墨台山一役将成为大陆的传奇。」   叶天龙颇感兴趣地望着他的俊美脸庞,认真地说道:「这次的功劳应该是大家的,如果没有弟兄们的英勇奋战,我叶天龙如何能成?」   身旁在听的众人齐齐一愣,没有一个不为这句话而感动,如果换成别人说不定早就将这天大的荣耀揽到自己身上,这也是加官进爵的资本。像他这样不居功自傲,更加体现出这个男人与众不同的一面。   唐镌突然提议道:「将军不如和他们一起到我的帐中,大家庆贺一番!」   在他身边的朱德钧吓了一跳,怎么今天他也转性了?   在大家都以为叶天龙会飞快答应的时候,他却转头看了看柳琴儿和玉珠,颇感歉意地说道:「实在对不起!我要和我最喜欢的人回帐休息了,还是你们大家去吧。」   此言一出,柳琴儿和玉珠是俏脸飞红,这不是摆明车马告诉大家吗?不过羞涩之余也感到惊喜,这个男人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表达对自己的爱意,一点都不会感到不好意思,这让她们享受到了这个时代其他女人无法比拟的骄傲。   叶天龙看到唐镌一脸的错愕,心中暗笑,转过身来对柳琴儿和玉珠大声说道:「我好像是受了点伤,有点不舒服。」   柳琴儿和玉珠连忙走上来,左右拥着他,连声问道:「哪里?哪里?」   在金凤八卫的簇拥下,叶天龙和柳琴儿、玉珠往自己的帅帐行去,留下了神情各异的众人傻傻地站在原地。   第二天出发的时候,柳琴儿和玉珠是喜滋滋地随着叶天龙,可唐镌对他的态度却变得冷淡无比,见面时只是略微点点头,一句话也不说就错身而过了,让看到此景的左岛近、索沖和朱德钧无不在心中大叫不妙,当然他们认为不妙的原因是不一样的。   ※ ※ ※   随后的几天里,索沖按照叶天龙的意思,不再照着议定的路线去行,而是重新安排行军的路线,对法斯特地理的了解让他毫无困难得将他们的行程安排妥当,而由于叶天龙在高阳州的表现让所有人对他的决定遵从无疑。   虽然这样的行程增加了众人的辛劳,但结果也如叶天龙预想的那样,三太子的人一直没有出现了,不知是被他的行动迷惑了,还是根本没有跟上来。   就这样,叶天龙他们过了一段十分平静的旅途,一路上风平浪静,一派安闲,但叶天龙心中还藏着一丝担忧,因为那个三太子的计谋到底是什么?他的心中到底转得是什么一个念头?他不得而知,也无从了解。但他深知凭着三太子对军部的掌握,如果自己一不小心露了行迹,那么三太子就可以随便找个借口调走当地的部队,然后用事先安排好的人马对他们发动攻击。完了之后,就说他们是遇到盗贼团,由于叶天龙这个主帅无能,指挥不力,招致使命失败,就此将自己打入牢狱,甚至是直接自己杀死都是有可能的。   可是话虽如此,他除了命令手下众将士多加小心,暗中戒备外,也拿不出什么好的对策。他只有落足本钱,派出数组快马,每组五骑,在队伍的前后左右数里外巡视,各带上旗花,如遇到警讯立即发信号。不过除了这唯一让他担心的一点外,其他方面他倒是十分舒服。靠着前面两战所建立的威信,他在众人的眼中俨然是一个近乎大英雄的人物,所有的人对他都是敬若神明。   武安的那班人对他也是另眼相看,秀公主也召见他几次,对他的态度有那么一点意思,那种微妙的感觉对于惯在花丛的老手来说是相当有趣的。虽然她的相貌不如柳琴儿和玉珠,但想到她公主的高贵身份,叶天龙也感到十分得意,不过这也是想想而已,终究她将是二太子的太子妃,自己和她关係搞好点就行了,这一点叶天龙还是清楚得很,自己何苦淌这趟混水呢?   不过他也有些怀疑,这个公主看上去似乎是缺少一点自信,而且在对自己的态度方面总好像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头,但仔细想想又说不出来。于是也只有闷了一个疑团在心头,和秀公主的关係渐渐融洽。   唐镌和他的关係倒是有了较好的改善,虽然他还经过做些让别人为之侧目的事情,唐镌也会不时拂袖而去,但过一会儿就会像是忘记了一样的重新与他交往起来。这看在某些人的眼中,更是感到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有朱德钧对他是妒恨有加,看叶天龙如此春风得意的样子,他更是心火难了,因为他实在想不通,叶天龙如此恶劣的表现,为什么柳琴儿和玉珠还是对他心有独锺,好像根本不在乎他那种恶形恶像?   ※ ※ ※   余烟尚在半空飘蕩,不时还可见到星星点点的火光,随处可见的断壁残垣和散落一地的断剑残枪,还有一滩滩的血迹,这一切无不说明了刚刚经过的战争之残酷。   于凤舞骑在爱马飞云上,缓缓驰过天狼关的街道,在她的身边跟着数十位金凤卫。正在打扫战场的凤舞军团士兵看到自己心目中的战神,无不肃然起敬,致以最高的军礼。他们从心里爱戴这位智比天人,貌似天仙的美女军团长。   「谁有她这样的能力,可以建立如此的功勋?」   望着主帅远去的背影,所有的人心中无不升起如此的夸耀之感。的确,在于凤舞巧妙的指挥下,凤舞军团以极小的伤亡攻下了号称大陆最险之关隘的天狼关,控制了这座军事要塞后,大湖地区再也不用害怕亚素兽人的掠夺了。   而对于亚素的兽人来说,丢掉这座关隘,简直是一场灾难,现在他们要时时防备法斯特的军队从这里出发,向他们发动攻击。因为在天狼关的后面,就是亚素一马平川的大草原,熊族的大本营大熊城已经完全暴露在法斯特军队的面前,所以对熊族来说,更是难以忍受,可是形势逼人,他们也只得接受这个事实。要他们发动攻击将这天狼关夺回,他们还真没有这个实力,也没有这个胆略。   跟在于凤舞后面的田恬望着主帅美妙绝伦的身影,心中知道她现在的感受并不像别人想像中的那样,虽然战争是胜利了,可是凤舞军团也是最后一次在她的指挥下。于凤舞在率军前来攻打天狼关的途中,曾对田恬透露过一丝口风,问她今后的打算,心思灵巧的她就猜出飞凤将军準备要离开军队了。   转了一个弯,迎面驰来了丽蝶和她的亲卫。这几个亲卫其实也是于凤舞的金凤卫,为了丽蝶的安全,于凤舞特别安排自己的金凤卫做她的亲卫,这份殊荣也让凤舞军团的许多人知道自己的军团长对这个新人千骑的看重。   一身纯白盔甲的丽蝶,将满头的青丝梳成一个飞凤髻,然后用红罗帕包着,于冷艳中带着点火热的成熟,再配上纤腰上束着的翠玉带,战裙下露出的火红战靴,整个人看起来是如此的清丽脱俗,让人觉得这样的女子不该和残酷的战争联繫在一起。   可是这次战斗的最大功臣就是丽蝶,就是她率着二千骑兵突然出现在了天狼关的侧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趁着夜色突袭了来不及关闭的天狼关。起先天狼关的兽人守军还看不起这个柔弱女子,见她只有区区的二千骑兵,而他们的守军就达二万之众,于是怀着轻蔑的心情,兽人投入了这场被后世军史家称为经典攻坚战的战斗。   丽蝶对战场的敏锐感觉在这个时候表现得淋漓尽致,她的军队虽然处在弱势,可是所攻击的地方却是兽人阵势中最为软弱的地方,如同波开浪分一般的将亚素军击溃。   没有想到这个女子有如此的能力,兽人守将开始增加投入的兵力,却浑然不知道他们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次第投入兵力根本不能发挥自己的优势,反而让丽蝶拖住了他们。   当亚素的兽人发觉其中的不对头时,于凤舞的凤舞军团已经如潮水怒涛般的涌到,这时他们想到要利用天险关隘已经没有机会了。虽然兽人有决死的勇气,但在于凤舞强大攻势下也只抵挡了不到半个时辰,天狼关宣告易手。   得到急报赶来的援军也只有在天狼关的城下仰天长歎,被佔据了天险之利的法斯特军迎头一阵箭雨,他们唯有黯然退兵。   看到丽蝶,于凤舞的眼睛亮了起来,向她打了一个招呼。   丽蝶一本正经地施礼道:「末将丽蝶特来向大人交令!」   于凤舞点头,然后微笑道:「丽蝶妹子,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要大姐怎么奖赏你啊?」   丽蝶一拉马头,让自己和于凤舞并骑,口中应道:「大姐,让我守这天狼关吧!」   于凤舞转头看了她一眼,口中轻歎道:「姐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的心愿姐一定会帮忙的。只是姐希望你不要太过于记挂这事,不然的话可能会适得其反,让姐和天龙为你担心。」   丽蝶感激地望了于凤舞一眼道:「我知道大姐对我好,我会记住大姐的话。」然后她压低声音道,「大姐你真的下定决心了?」   于凤舞点点头,看了看前面的将军府道:「我们到府里再说吧!」   将战马的缰绳交给金凤卫,于凤舞和丽蝶前后踏进了刚刚打扫乾净的议事大厅。空空的大厅中只有几张梨花木椅子,靠着窗边的墙壁一溜排开。   于凤舞走到了一张椅子的前面,在椅子的旁边是一扇敞开的明窗,窗外的天空正开始慢慢变得阴暗起来,不知是从哪里来的乌云翻滚着,肆无忌惮地佔据着灰色的天空,变幻着各式各样的模样。   从窗口涌进来的凉风中还带着些许战争的味道,于凤舞嗅了一下这种熟悉的空气,已经习惯的感觉慢慢涌上心头。   「看来快要下雨了。」丽蝶走到她的身边,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侧着俏脸望着无言站立的飞凤将军于凤舞。   「是啊!」于凤舞漫应了一声,不知为何她的心中突然间出现了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带着潮气的微风好像在传递着一种不详的预兆。   「不知道琴姐姐她们现在到哪里了?」丽蝶的语气带着思念。   「琴妹?」于凤舞突然知道了自己的心中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她在思念叶天龙他们,「天龙他们不知道会遇到了怎么样的困难?」   这个念头强烈地冲上了于凤舞的心头,这让她感到害怕,素有灵觉的她对这种感觉十分陌生,好像是一种奇异的心痛,也许是自己练了「龙之心经」的缘故吧?   剎那间,一声炸雷从天际响起,劈裂浓云的银蛇在空中狂乱地舞动,似乎天地在这一刻发生了骤然的变故。   「大姐,你为什么不把窗关上?」丽蝶站起来準备去放下窗户。   一阵寒风夹杂着冷冷的雨丝飘到了于凤舞那国色天香的美丽脸庞,带给她一阵寒意。她心中的不安在扩大。   于凤舞慢慢闭上了眼睛,静下心来探索让她不安的原因。她的先天易数是极为出色的,这在以前的经历中已经有很好的证明,而且在她练了「龙之心经」之后,更是感到突飞猛进,她的六识和灵觉益发的明慧起来。   一声可怕的炸雷好像是在将军府的庭院中发出一样,于凤舞的脸色倏然变得苍白,她睁开眼睛,朗若晨星的凤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惊慌。   「天龙有难了!」   丽蝶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问话,于凤舞已经将答案告诉了她。   「什么?」丽蝶娇躯一颤,略带诧异的望着于凤舞。   于凤舞的心开始悸动,原本算出了叶天龙此行会有惊无险的,怎么会突然出现不明的变数?而且是非常可怕的变数,她甚至可以感到其中的血腥味。   「我们不是刚刚接到琴姐姐传来的消息,他们大败意图破坏使命的贼人们,叶大哥的名气越来越大了。」丽蝶有些奇怪地望着放下窗户的于凤舞,「再说,大姐不是算过的吗,他们会有惊无险,顺利完成使命的。」   「是啊,我以前是这样计算的。」于凤舞应道,她的语气显得不大稳定,「可是刚才我却感到极大的不安,临时起的一课居然现出……」   「现出什么预兆?」丽蝶急忙追问道。   「天龙会有生命之忧!」于凤舞的樱口中说出的却是让丽蝶心惊肉跳的话语,「我现在的心不知为什么会非常不安,好像是很难受的感觉。」   「那要不要给他们发消息,让他们再小心些。」丽蝶被于凤舞的样子也说的有些不安起来,急切地提议。   于凤舞略微沉吟了一下,摇了摇螓首道:「不要这样做,省得引起他们的慌乱,本来就已经警告过他们了,再次这样说的话,反而会……」她没有再说下去了,但言下之意丽蝶已经明白了,她也点点头。但此时她们都不知就是由于这个决定,结果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这也是心思灵巧的女人多想的缘故,有的时候多想反而不如不想。   「我马上就要走了,不能再延迟下去,只要来得及赶上他们就可以了!」于凤舞当机立断,下了一连串的命令,将诸事交待清楚。   她本来就决定要在攻下天狼关后回帝都的,现在只不过是将时间提早了一些,所有的事务都早已考虑周到,所以安排起来非常快。虽然凤舞军团的将领们对主帅的决定感到意外,但也忠实地执行了军团长的命令。   片刻之后,在新任天狼关守将丽蝶依依不捨的目光中,于凤舞带着以田恬为首的数十名金凤卫冒雨离开了天狼关,往帝都艾司尼亚的方向疾驰而去。